365体育投注开户

网站首页 > 经典案件 > 民事案件

豪车被撞索要贬值损失成功


1、案情简介

张某购买宝马车后不久,在其爱人驾驶时被被告餐饮公司原告贾某驾驶的车辆撞损,车辆修理费九万六千余元。诉讼中餐饮公司主张,贾某不是履行职务行为时发生的交通事故,餐饮公司不应赔偿。被告餐饮公司承担了车辆修理费,并向其投保的保险公司报销了车辆修理费。张某认为车辆因交通事故受损,虽修理完毕但是存在贬值损失。张某与被告就贬值损失适宜未达成一致,因此起诉至法院。   

 2、成功代理

根据现有法律法规,主张车辆贬值并没有法律依据。而北京市高院就交通事故赔偿发布了一个会议纪要,该会议纪要对此作出了规定。只有了解和掌握所有法律法规、规章张制度、解释、纪要、回复等文件,才能最大程度的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另外,车辆贬值的主张,除了法律依据外,还有严格的客观条件要求,这些只能在诉讼中学习积累。

3、以案说法

本案虽然支持了我方的大部分诉讼请求,当事人达到了诉讼目的。但是我认为,法院作出的判决存在瑕疵,没有全部支持我方请求的裁判值得商榷。本案审理中,我方申请了鉴定,法院也予以批准并经高院摇号确定了鉴定机构,双方对鉴定结论的真实性也无异议,那么法院应当严格依照鉴定结论中鉴定出的价格认定贬值损失,但是法院却在有鉴定结论的情况下酌定贬值损失的数额明显欠妥。

4、判决书

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通民初字第3983号

原告张某,女。

委托代理人杨立博

被告贾某,男,1988年3月20日出生,现工作单位及住址不详。

被告北京某某某餐饮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马泉营村,组织机构代码:75526XXXX。

法定代表人赵某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某,男,1989年3月15日出生。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昌平支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城区镇北环路21号,组织机构代码:80263XXXX。

法定代表人李德水,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姜腾飞,男,1983年11月9日出生。

原告张某诉被告贾某、被告北京某某某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餐饮公司)、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昌平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原告张某的委托代理人杨立博,被告餐饮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某,被告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姜腾飞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贾某经本院公告送达起诉书副本及开庭传票未到庭应诉。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4年12月17日18时,原告爱人驾驶原告所有的车牌号为×××的宝马轿车正常行使至北京市通州区玉桥中路南里西门处,被贾某驾驶的餐饮公司所有的车牌号为×××号小轿车追尾,原告的车辆损坏严重,修理费达到9万余元。经交警部门认定,贾某对此次事故负全部责任。×××号车辆在保险公司处投有保险。张某的车辆在2014年10月28日购买并办理行驶证,据事故发生不足两个月,该车还在磨合期行驶里程只有一两千公里,并且该车辆的购买价格才40余万元,修理费达9万余元,可见损害非常严重。据此原告认为,各被告除应当依法向原告支付替代交通工具使用费外,并应当依法支付车辆贬值损失费。故起诉要求:1、判令三被告赔偿原告替代交通工具使用费7294元;2、判决三被告赔偿原告车辆贬值损失4.6万元、鉴定费3000元;3、诉讼费、公告费由三被告承担。

被告贾某未答辩。

被告餐饮公司辩称:我公司对交通事故发生的事实没有意见,并且已经全部按照理赔程序赔偿了张某车辆的修理费用。我公司认为贾某是在下班后未经过授权的情况下私自开车出去发生的事故,对于张某主张的替代性交通工具使用费、车辆贬值损失的费用应提供证据,如系合理损失,应由贾某赔偿。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张某所起诉的替代性交通工具使用费及车辆贬值损失的费用均属于保险免责条款,我公司不同意赔偿。

经审理查明:2014年12月17日18时10分,在北京市通州区玉桥中路玉桥南里西门门前,原告之夫驾驶原告名下的车牌号为×××车辆与被告贾某驾驶的被告餐饮公司名下的车牌号为×××号车辆、案外人马冬生驾驶的车牌号为×××号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三车受损。经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通州交通支队潞河大队处理后出具了交通事故认定书,贾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丈夫及马冬生无责任。2014年12月18日,×××车辆被送至北京市华德宝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维修,至2015年1月17日车辆修理完毕。餐饮公司向原告支付了×××车辆的全部修理费用共计92420元,并向保险公司理赔完毕。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申请对×××车辆因本次事故导致的贬值损失进行评估,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摇号随机选取评估机构,本院委托北京科正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评估公司)进行评估,评估机构采用了“市场法”进行评估,于2015年5月20日出具《评估报告书》,评估结论为“评估基准日2014年12月17日,以委估车辆在基准日前正常使用为前提条件,通过评估,委估车辆因交通事故导致的贬值损失赔偿评估值为人民币4.60万元。”为评估,原告支付评估费用3000元。2014年12月18日至2015年1月16日×××车辆修理期间,向神州租车果园店租用雪铁龙新爱丽舍车辆一台,共计支付租车费7294元。原告称其与爱人上下班需要使用车辆,因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需维修,故其租用车辆,并要求赔偿。

另查:×××车辆购买于2014年10月28日,购买价格为253846.15元(不含税),事发时该车行驶里程约为2697公里。×××号车辆登记在佳兴福公司名下,佳兴福公司委托北京方兴洁洁汽车装饰服务有限公司在保险公司处投保了机动车强制保险及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保险限额为20万元,本次事故发生在上述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保险期限内。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被保险人均为北京方兴洁洁汽车装饰服务有限公司。保险公司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责任免除第七条“下列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四)第三者财产因市场价格变动造成的贬值、修理后价值降低引起的损失;……”保险公司提交的投保单显示,被保险人北京方兴洁洁汽车装饰服务有限公司的经办人于2014年8月4日在投保单上手书“经保险人明确提示,本人已充分了解保险条款全款说明”,北京方兴洁洁汽车装饰服务有限公司在投保人签章处盖章。餐饮公司对投保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

再查:本案被告贾某事发时系餐饮公司职员,从事保安工作,后于2014年年底离职。餐饮公司表示现无法联系贾某,因贾某下落不明,本院于2015年7月22日在《人民法院报》刊登公告,向贾涛公告送达起诉书副本、开庭传票、举证通知、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书等材料。公告期限届满,贾某未到庭应诉。餐饮公司表示×××号车辆的钥匙由经理王浩保管,车辆停放在公司停车场。事发当日上午11时,王浩安排贾某使用车辆至顺义区办事,下午三时许贾某回到公司,但因王浩未在故未能及时归还车辆钥匙,当晚6时左右,贾某系未经公司允许私自动用车辆外出并发生交通事故,故贾某并非履行职务行为。餐饮公司表示对原告的损失应由贾涛赔偿不应由公司负责赔偿。但该公司对其主张贾某未经允许私自动用车辆并未向本院提供证据,在事发当日公司经办人至现场处理事故时亦未主张贾某非履行职务行为。

上述事实,有交通事故认定书,《评估报告书》、评估费发票、维修费账单、租车合同及结算单、租车费发票、行驶证、机动车登记证书、投保单及保险条款、结婚证、公告费收据及开庭笔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本案被告贾涛经本院公告送达起诉书副本及开庭传票,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应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原告所有的×××机动车在与被告贾某驾驶的被告餐饮公司所有的×××号机动车发生的交通事故中受损,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贾某负事故全部责任。贾某系餐饮公司的职员,经餐饮公司的经理指派使用公司车辆,餐饮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贾某系完成公司指派任务返回公司后再次私自动用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并且对于原告的车辆因此次交通事故产生的修理费用,餐饮公司已经进行了赔偿,并办理了保险理赔,故对餐饮公司主张贾某并非履行职务行为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餐饮公司应对原告所有的车辆因本次事故造成的其他合理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对原告主张车辆贬值损失4.6万元的诉讼请求,经查事发时×××车辆购置仅两月且行驶里程相对较短,本次事故导致该车辆受损严重,且经评估机构评估该车辆确因本次事故产生了价值贬损,故餐饮公司应当就该项损害后果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关于车辆贬值损失的数额问题,评估机构采用市场法评估×××车辆贬值数额为4.6万元,由于市场因素的多变性和不可控性,以及评估人员的主观因素,车辆修复后的价值很大程度上受到经验判断和交易行情的影响,且×××车辆系私家车,其购车之目的在于使用而非交易,现该车辆经维修后基本恢复了原有的使用功能,故本院综合考虑×××车辆事发前的使用年限、行驶里程、折旧程度、事发时的毁损状况、修理后的部件更新和车辆性能恢复等情况,并参考评估机构出具的评估结论书,酌定×××车辆贬值损失的合理数额为3万元。关于车辆贬值损失的赔偿主体,根据保险公司提交的保险条款及投保单,保险公司已经向投保人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的义务,对保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条款主张车辆贬值损失属于商业三者险责任免除范围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故本案×××车辆贬值损失应由餐饮公司负责赔偿。对原告主张替代交通工具使用费7294元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车辆系非营运车辆,在车辆维修的一个月时间,张洁可以选择其他的交通方式,租用车辆并非必要,张洁的该项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九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餐饮有限公司赔偿原告车辆贬值损失人民币三万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清;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评估费三千元,由被告餐饮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公告费四百五十元,由原告张洁负担(已交纳)。

案件受理费一千二百零七元,由原告负担六百五十七元(已交纳),由被告餐饮有限公司负担五百五十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刘丹丹

代理审判员  齐 松

人民陪审员  郑淑琴


二〇一五年十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苑路佳


13810333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