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投注开户

网站首页 > 经典案件 > 民事案件

一审败诉二审翻案避免巨额损失


1、案情简介

张×6与陶×1系夫妻关系,二人生育子女五人,即:张×5、张×1、张×2、张×3、张×4。1993年9月张×6死亡,2011年5月陶×1死亡。

1999年3月22日,中国医药北京采购供应站(卖方、甲方)与陶×1(买方、乙方)签订《房屋买卖契约》,中国医药北京采购供应站将北京市朝阳区1207号房屋按成本价出售给陶×1,房价款合计27672.61元。

2005年6月23日,陶×1在北京市国信公证处签署委托书,委托张×7(张×5之子)办理出售1207好房屋的一切相关事宜。2005年6月25日,陶×1与张×5签订《买卖合同》,陶×1以40万元的价格将1207号房屋出售给张×5。2005年7月6日双方办理了1207号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该房屋所有权人由陶×1转移到张×5名下。

原告认为,张×5未经同意私自处分父母房产侵害了他们的权益,故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北京市朝阳区1207号房屋买卖合同无效。

2、成功代理

接受委托后,向法院提出了三点答辩意见,第一,诉争房屋为陶一人所有,其中包含张六的遗产;第二,陶委托张七的委托行为合法有效;第三,房屋买卖合同不存在法律载明的无效情形。一审法院采纳了全部答辩意见,驳回了原告的全部请求。

二审,对方上诉提供了新证据,我答辩该证据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新证据”,且不能推翻我方一审的观点。二审法院采纳了我的答辩维持了原判,维护了委托人的利益。

3、以案说法

本案中,几名原告的错误在于,将母亲的房产认定为父母的财产;另外忽略了合同无效的法定情形。无论是继承、分家析产、离婚分割财产,都必须先确定要分割的财产的权利主体。另外,法院对合同无效的认定非常的严格,当事人认定合同是否无效一定要严格根据法律条文判断。

4、判决书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三中民终字第0767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1,男,1956年3月15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2,女,1957年3月8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3,女,1960年7月31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4,女,1962年4月11日出生。

上诉人委托代理人霍金荣,北京市西城区白纸坊街道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5,男,1953年2月15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杨立博。

上诉人张×1、张×2、张×3、张×4因与被上诉人张×5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4)朝民初字第0717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1、张×2、张×3、张×4一审诉称:张×6(1993年9月死亡)、陶×1(2011年5月8日死亡)系夫妻关系,二人共生育五个子女,即:张×5、张×1、张×2、张×3、张×4。1981年陶×1单位福利分房,分给陶×1北京市朝阳区1207号住房一套。1997年用陶×1、张×6的工龄购买了此房,总价款27000元,出资人是张×1、张×5,二人各出资13500元。房屋内的户口有张×1(户主)、陶×1、张×7(张×5之子)。父母去世后家人没有析产,此房一直由张×5出租,租金多少也没有同弟弟妹妹讲。2013年10月我们得知1207号房屋的产权人已经变更为张×5。我们认为,张×5未经我们同意私自处分父母房产侵害了我们的权益,故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北京市朝阳区1207号房屋买卖合同无效。

张×5一审辩称:诉争房屋是1999年以陶×1的名义购买,购买时张×6已经去世,因此该房不属于张×6与陶×1的夫妻共同财产。购房时,我交纳了购房款3万元,这点有缴费收据为证。房屋过户到我名下后,陶×1就将此事告知了原告,原告称2013年10月才得知此事不是事实。诉争房屋作为陶×1的个人财产,其有权自由处分,陶×1将该房屋卖给我不存在合同无效的情形。另从公平角度考虑,张×1、张×2、张×3、张×4之前也已经得到了父母的财产或遗产。综上所述,张×1、张×2、张×3、张×4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予以驳回。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张×6与陶×1系夫妻关系,二人生育子女五人,即:张×5、张×1、张×2、张×3、张×4。1993年9月张×6死亡,2011年5月陶×1死亡。

1999年3月22日,中国医药北京采购供应站(卖方、甲方)与陶×1(买方、乙方)签订《房屋买卖契约》,中国医药北京采购供应站将北京市朝阳区1207号房屋按成本价出售给陶×1,房价款合计27672.61元。庭审中,张×5举出1998年6月19日的房款收据一张,内容为:“今收到朝阳区12-7号陶×1交来预收购房款叁万元正”,该收据上盖有中国医药北京采购供应站财务专用章,收据中交款人一栏为“张×5”,张×5据此主张1207号房屋的购房款全部是其所出。张×1、张×2、张×3、张×4对收据的真实性认可,但称购房款是张×5与张×1二人所支出。

2005年6月23日,陶×1在北京市国信公证处签署委托书,委托张×7(张×5之子)为其合法代理人,全权代表陶×1办理1207号房屋的出售、产权过户、交纳相关税费、协助买方以买方的名义办理银行贷款、代收房款等一切相关事宜。2005年6月25日,陶×1与张×5签订《买卖合同》,陶×1以40万元的价格将1207号房屋出售给张×5。2005年6月28日,张×5缴纳了房屋买卖的税费。2005年7月6日双方办理了1207号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后,该房屋所有权人由陶×1转移到张×5名下。

一审法院认为,1999年3月22日,中国医药北京采购供应站与陶×1签订房屋买卖契约,由陶×1购买1207号房屋,该房屋系在张×6死亡后购买,并非夫妻共同财产。购房收据上交款人一栏中虽然写的是“张×5”,但仅凭该收据不能证明购房款的出资人为张×5,张×1称购房款其出资13500元亦无证据证实,购买后1207号房屋的产权人登记在陶×1名下,因此该房系陶×1的个人财产。

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2005年6月25日,陶×1与张×5签订《买卖合同》,陶×1以40万元的价格将1207号房屋出售给张×5,此行为是陶×1对自己财产的自由处分权,且该买卖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不违背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亦不存在合同无效的情形,是合法有效的。张×1、张×2、张×3、张×4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张×1、张×2、张×3、张×4之诉讼请求。

张×1、张×2、张×3、张×4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1.一审判决认为张×5之子张×7为陶×1合法代理人,全权代表陶×1办理1207号房屋的出售产权过户事宜错误,庭审中张×5出示的陶×1委托书及公证书有明显瑕疵,委托书不是陶×1签名,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2.法院调取的房屋买卖合同中陶×1委托书与公证书中陶×1委托书中笔迹不同;3.一审判决认定1207号房屋的买卖合同的合法有效,依据不足。房屋买卖不是陶×1真实意思表示,老年痴呆、不能自理的病人不能处分财产,无行为能力人财产应得到保护;4.一审判决显失公平。认定张×5证据有效,不符合法律规定,委托人应该有行为能力;5.一审法院在未认真审核的情况下,不做分析鉴别,确认证据合法性,偏袒违法行为。综上,请求:1.撤销(2014)朝民初字第07178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2.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张×5辩称,不同意对方的上诉请求,同意一审判决。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上述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另查明,涉案房屋因拆迁,现已不存在。

庭审中,张×1、张×2、张×3、张×4提交陶×1干部履历表、照片、病历作为新证据,并申请王×1出庭作证,张×5不认可为新证据。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及《房屋买卖契约》、房款收据、公证书、《买卖合同》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涉案的1207号房屋,系陶×1在其夫张×6去世后购买,不属于夫妻双方共同财产,应为陶×1的个人财产。而作为房屋的产权人,其对所有物有权处分。现张×1、张×2、张×3、张×4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陶×1与张×5之间的买卖合同存在无效情形,故本院对张×1、张×2、张×3、张×4的上诉理由,不予采信。综上,一审法院判决的处理结果,并无不当,本院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35元,由张×1、张×2、张×3、张×4负担(已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70元,由张×1、张×2、张×3、张×4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朔

审 判 员  周文祯

代理审判员  孙颖颖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肖 斌


13810333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