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投注开户

网站首页 > 经典案件 > 民事案件

外地人外地发生交通事故按照北京标准赔偿


1、案情简介

2015年2月2日00时38分许,胡仲某驾驶其所有的牌照号为津M×××××小型轿车行驶至京哈高速公路哈尔滨方向116KM+820处时,与在最右侧行车道内正常行驶的由案外人徐雪亮驾驶的秦皇岛市崟诚公司所有的牌照号为冀C×××××重型厢式货车相刮撞,导致津M×××××小型轿车滚翻后驾驶人胡仲强被甩出车外,落在行车道内,车辆受损。2015年2月2日00时48分许,杨慧民驾驶丰泽客运公司所有的牌照号为津B×××××中型普通客车行驶至京哈高速路哈尔滨方向116KM+873M处时与发生事故后停放在中间车道上的津M×××××小型轿车相撞,导致津M×××××小型轿车又与躺在高速公路行车道内的胡仲强相刮撞,两次撞击造成津M×××××小型轿车驾驶人胡仲强死亡。

交通警察总队唐山支队玉田大队出具冀高公交认字〔2015〕第000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第一次撞击中,胡仲强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案外人徐雪亮不承担责任;第二次撞击中,杨慧民承担此次事故的同等责任,胡仲强、案外人徐雪亮共同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胡仲强爱人、女儿、父母起诉至法院向被告主张赔偿。

2、成功代理

本诉讼,按照责任认定书上的字面责任划分,被害人一方对事故要承担主要责任,而通过法律、证据及对责任认定书的整体把握,我方主张对方承担75%的责任,并得到了法院的支持。另外,胡某户籍不在北京,交通事故也不是发生在北京,但是根据法律及证据我们主张按照北京的标准计算赔偿额,也得到了法院的支持。这些是案件代理的最大意义与最大成功。代理本次诉讼共为被害人家属争取赔偿款数额达120余万元,既弥补了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又对被害人家属给予了精神上的抚慰。

3、以案说法

交通事故诉讼看似简单,实则学问不浅。如何为被害人及其家属争取到最大的利益是诉讼的关键。这必须根据相关法律及证据、律师的诉讼经验。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津01民终674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住所地天津市河北区进步道37-39号及民生路48-50号一层到三层。主要负责人:黄智,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秋妤,上海锦天城(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胡进朗,男,1956年4月29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北京朝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立博。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谢广芬,女,1959年4月24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北京朝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立博。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姚某,女,1977年4月3日出生,汉族,员工,住北京市朝阳区。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立博。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胡某,女,2007年9月5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法定代理人:姚某(被上诉人胡某之母),住北京市朝阳区。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立博。

原审被告:杨慧民,男,1970年9月20日出生,汉族,天津市丰泽客运有限公司员工,住河北省唐山市路南区。

原审被告:天津市丰泽客运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南开区红旗路与西湖道交口西南侧博雅轩3号楼2门302A区。法定代表人:郭淑凤,董事长。

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住所地天津市高新产业园区华苑产业区榕苑路7号凯德综合楼一层及四层。主要负责人:程基山,总经理。委托诉讼代理人武振刚,天津淇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秦皇岛市崟诚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秦皇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华山中路10-1号。法定代表人:马金鹏,董事长。

原审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河北大街269号。主要负责人:李洪升,总经理。

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西城支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大街73号。主要负责人:张泽,总经理。

上诉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原审被告杨慧民、原审被告天津市丰泽客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泽客运公司)、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原审被告秦皇岛市崟诚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皇岛市崟诚公司)、原审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西城支公司(以下简称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北京市西城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2015)南民初字第418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0月3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秋妤、被上诉人姚某并作为被上诉人胡某的法定代理人、被上诉人胡进朗、被上诉人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立博、原审被告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武振刚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杨慧民、丰泽客运公司、秦皇岛市崟诚公司、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北京市西城支公司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第五项、第六项,改判上诉人在商业险限额内按照25%的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主张的车辆损失重复计算,请求法院重新核对。2.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本案共发生两起交通事故,即第一起为受害人胡仲强驾驶津M×××××号轿车撞冀C×××××号货车事故,其中受害人负此次事故全责,并且受害人胡仲强被甩出车外,落在行车道内。第二起事故为津B×××××号客车行驶至事故地点,首先撞击津M×××××号轿车,后津M×××××号轿车又与受害人胡仲强相撞。故在此次事故中,受害人胡仲强针对津M×××××号轿车已转化为第三者,并非为车上人员,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北京市西城支公司的答辩意见不应成立,且受害人胡仲强在两起事故中均负有责任,其自身应按50%的责任比例承担各项损失。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北京市西城支公司作为津M×××××号轿车的交强险承保公司应当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2.一审法院认定受害人胡仲强的死亡系两次撞击造成的结果,但是在判决时却简单地将第二起事故的责任比例作为两起事故整体的责任比例,简单地将第二起事故的责任比例作为受害人胡仲强的致死原因,简单根据第二起事故各方所负责任进行赔偿数额的计算,明显系查明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3.一审判决中,对上诉人承担被上诉人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车辆损失,明显错误,属重复计算。应扣除责任各方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后,上诉人按25%的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4.被上诉人提出胡某被扶养人生活费数额计算有误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被上诉人未就胡某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赔偿数额提起上诉,表明其认可一审法院确认的数额及计算标准。二审法院不应对该部分进行审理。

被上诉人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辩称,不认可上诉人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的全部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事实与理由:1.胡仲强的死亡是第二次事故造成的,责任认定书已明确记载。2.一审法院按照第二次事故的比例,分配赔偿责任,没有问题。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记载“两次事故撞击造成津M×××××小型轿车驾驶人员胡仲强死亡”在该句中,记载了两次撞击事故,一个是杨慧民撞到津M×××××小轿车,第二个是小轿车撞到了胡仲强。根据语法和整段句式来看,描述了两次撞击,这两次事故都是第二次事故,所以第二次事故造成了受害人胡仲强死亡,应按照第二次事故的比例去分配责任。2.受害人胡仲强驾驶车辆的保险公司在一审中追加被告,一审中被上诉人声明,法院若认为受害人胡仲强驾驶车辆承保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应承担责任,那么应判决其向被上诉人承担赔偿。3.一审法院对胡某年龄计算有误,少算了2年。事故发生时胡某7岁,一审按照9岁计算。同时在赔偿标准上应当按北京市的标准计算,因为其经常居住地北京市。但被上诉人并未就一审判决进行上诉。希望尽快结束诉讼。4.关于车辆损失问题,被上诉人认为没有错误,是被上诉人方实际发生的车辆损失。

原审被告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述称,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事实与理由:第一次事故的发生与本案有直接的关系,胡仲强相对于其驾驶的车辆来说应被认定为是第三者。本案应将胡仲强本身车上的交强险纳入赔偿的范围内。车辆损失系计算错误。

原审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书面答辩称,同意上诉人第一项和第二项上诉请求。事实与理由:1.死亡医学证明显示胡仲强死亡地点是车祸现场,死亡原因是重度颅脑损伤、胸外伤,并未说明是摔击还是撞击形成。在第一次事故中胡仲强驾驶的车辆追尾,发生翻滚,胡仲强被甩出车外,也可造成重度颅脑损伤和胸外伤的致死后果,因此本案证据不能证明是因为第二次事故造成的死亡结果。2.第一次事故碰撞时胡仲强即被甩出车外,不论因哪起事故造成死亡,胡仲强都是其本车保险公司的第三者,因此其本车的保险公司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北京市西城支公司应当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原审被告杨慧民、丰泽客运公司、秦皇岛市崟诚公司、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北京市西城支公司未作答辩。

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杨慧民、丰泽客运公司、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秦皇岛市崟诚公司、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北京市西城支公司赔偿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各项损失:1.死亡赔偿金1548663.25元(其中死亡赔偿金105718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491483.25元)、丧葬费29083.50元、医疗费5323.49元;2.办理丧事人员的住宿费1000元、交通费3980元及误工费1000元;3.车辆损失38908元、公估服务费2600元、施救费1400元、停车费2400元、拆检费4280元、殡葬服务费3720元、检验费500元及检测费400元;4.精神损失费100000元;5.案件受理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姚某系胡仲强之妻,胡某(2007年9月5日出生)系姚某与胡仲强之女。胡进朗系胡仲强之父(1956年4月29日出生),谢广芬系胡仲强之母(1959年4月24日出生)。

2015年2月2日00时38分许,胡仲强驾驶其所有的牌照号为津M×××××小型轿车行驶至京哈高速公路哈尔滨方向116KM+820处时,与在最右侧行车道内正常行驶的由案外人徐雪亮驾驶的秦皇岛市崟诚公司所有的牌照号为冀C×××××重型厢式货车相刮撞,导致津M×××××小型轿车滚翻后驾驶人胡仲强被甩出车外,落在行车道内,车辆受损。2015年2月2日00时48分许,杨慧民驾驶丰泽客运公司所有的牌照号为津B×××××中型普通客车行驶至京哈高速路哈尔滨方向116KM+873M处时与发生事故后停放在中间车道上的津M×××××小型轿车相撞,导致津M×××××小型轿车又与躺在高速公路行车道内的胡仲强相刮撞,两次撞击造成津M×××××小型轿车驾驶人胡仲强死亡。津B×××××中型普通客车与津M×××××小型轿车相撞后造成津B×××××中型普通客车乘车人苗若鹏……受伤,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上述交通事故发生后,胡仲强被送至玉田县医院救治,后经该医院抢救无效于2015年2月2日死亡。胡仲强在玉田县医院救治期间,花费医疗费4323.52元。另,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于2015年3月2日支出检验费500元,于同年3月10日支出检测费400元,于同年3月28日花费施救费1400元、停车费2400元以及拆检费4280元。此外,姚某于2015年3月19日委托河北圣源祥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对牌照号为津M×××××小型轿车的损失进行评估,同年3月27日该公估公司出具公估报告书,结论为:该车辆实际损失金额总计38908元。姚某支付公估服务费2600元。2015年3月17日,河北省高速公路公安交通警察总队唐山支队玉田大队出具冀高公交认字〔2015〕第000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第一次撞击中,胡仲强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案外人徐雪亮不承担责任;第二次撞击中,杨慧民承担此次事故的同等责任,胡仲强、案外人徐雪亮共同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苗若鹏……不承担责任。庭审中,丰泽客运公司表示杨慧民系其单位员工,秦皇岛市崟诚公司表示案外人徐雪亮系其单位雇佣的人员,并且丰泽客运公司、秦皇岛市崟诚公司均认可本案交通事故发生时,杨慧民及案外人徐雪亮受各自单位的委派驾驶涉案车辆,属于职务行为。

另查,胡仲强驾驶的牌照号为津M×××××小型轿车在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北京市西城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其中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为300000元及不计免赔。杨慧民驾驶的丰泽客运公司所有的牌照号为津B×××××中型普通客车在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在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投保了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其中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为1000000元及不计免赔。案外人徐雪亮驾驶的秦皇岛市崟诚公司所有的牌照号为冀C×××××重型厢式货车在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其中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为500000元及不计免赔。

庭审中,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针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丧葬费等损失的计算标准做了说明:一、死亡赔偿金1057180元,要求按照2015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2859元/年)计算该项损失;被抚养人生活费491483.25元,要求按照2015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36642元/年)计算该项损失。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提交了北京市朝阳区暂住证明、房屋租赁合同(姚某)、胡仲强劳动用工协议和社保信息、姚某劳动用工协议及社保缴费单、胡某就读证明及学生卡等证据,用以证明胡仲强、姚某和胡某在北京市××一年以上的事实。同时,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提供辽阳县寒岭镇政府及梨庇峪村民委员会证明,以证明该胡进朗、谢广芬无劳动能力及生活来源。二、丧葬费29083.50元,要求按照2014年度北京市职工月平均工资6463元计算该项损失。三、医疗费5323.49元,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主张该项损失系胡仲强事发时发生的费用,并提交了相关票据……。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认为,胡仲强的死亡证记载的死亡时间为2015年2月2日死亡,故不认可2015年2月3日的医疗费;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以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提供的房屋租赁合同没有出租人的身份信息,不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且以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没有提供劳动用工协议、社保信息、就读证明没有原件为由,不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认可辽阳县寒岭镇政府及梨庇峪村民委员会证明的真实性,但认为村委会和民政办公室不具备证明村民是否具备劳动能力的资质,同时对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提交的房屋租赁合同、劳动用工协议、社保信息、就读证明、学生卡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另外,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于庭审中认为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提供的评估报告书系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单方委托,且评估结论超出了实际产生的损失,故申请重新鉴定,但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未在法院指定的期限内提交书面申请,也未交纳相关的鉴定费。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于庭审中向法院申请对第二次撞击造成胡仲强死亡的因果关系及参与度进行鉴定,但因没有符合鉴定资质的相关机构,各方当事人也未提供具有鉴定资质的相关机构,故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的申请无法进行鉴定。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赔偿相关经济损失。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本案中发生了两起交通事故,公安交管部门已对该两起交通事故责任作出了认定,即第一次撞击中,受害人胡仲强承担全部责任,案外人徐雪亮不承担责任;第二次撞击中,杨慧民承担同等责任,受害人胡仲强、案外人徐雪亮共同承担同等责任,且认定受害人胡仲强系因两次撞击造成的死亡。各方当事人就该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的真实性均不持异议,且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也未提供造成受害人胡仲强死亡与第二次撞击不存在因果关系以及参与度的相关证据,故法院对公安交管部门关于本案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予以确认。由于杨慧民驾驶的涉案机动车已在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案外人徐雪亮驾驶的涉案机动车已在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强制保险,故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的经济损失,先由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和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分别在各自交强险责任限额及范围内予以赔偿,各自承担50%的额度,不足部分,由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根据杨慧民承担的事故责任比例予以赔偿,由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根据案外人徐雪亮承担的事故责任比例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再由杨慧民及案外人徐雪亮根据各自承担的事故责任比例予以赔偿。现鉴于杨慧民及案外人徐雪亮系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发生的本案事故,因此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杨慧民应承担的赔偿责任由丰泽客运公司承担,案外人徐雪亮应承担的赔偿责任由秦皇岛市崟诚公司承担。

另,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北京市西城支公司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抗辩和质证的权利,本案依法缺席判决。

关于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主张的各项经济相关损失,法院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及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的提供证据以及被告方的质证意见认定如下:

一、医疗费。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已就该损失提供了相关医疗费票据,故该医疗费票据的真实性,法院予以确认。对于2015年2月3日的医疗费票据,虽受害人胡仲强于2015年2月2日死亡,但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于庭审中就该费用的出具时间做了合理的解释,且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也未提供足以推翻该医疗费票据的证据,故法院认定2015年2月3日的医疗费系抢救受害人胡仲强所发生的费用。现经核实,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实际支出的医疗费为4323.52元,法院予以支持;

二、死亡赔偿金。法律规定,侵害他人造成死亡的,应当赔偿死亡赔偿金。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同时,相关法律规定,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现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提交的暂住证、社保信息、劳动用工协议等证据足以证明胡仲强在北京市已经居住一年以上,且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也提供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相关证据,故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主张死亡赔偿金按照2015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受害人胡仲强死亡时尚不满34周岁,故法院按照北京市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52859元/年),确认为1057180元[52859元(元/年)×20(年)];

三、被扶养人生活费。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法院对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提交的证明其与被扶养人胡进朗、谢广芬、胡某的身份关系及被扶养人胡进朗、谢广芬共有子女二人,被扶养人胡某尚未成年的证据予以认定。根据被扶养人胡进朗、谢广芬均为农村居民,被扶养人胡某在北京市××一年以上,其应为城镇居民以及年龄等情况,法院按照天津市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24290元/年,胡某)和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3739元/年,胡进朗、谢广芬),分别对被扶养人生活费确认为:1、胡进朗137390元[13739(元/年)×20(年)÷2(人)]。2、谢广芬137390元[13739(元/年)×20(年)÷2(人)]。3、胡某109305元[24290(元/年)×9(年)÷2(人)]。上述被扶养人生活费合计为384085元。根据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额的相关法律规定,应在被扶养人生活费总额中减除14346元{[6869.50元(胡进朗每年扶养费)+6869.50元(谢广芬每年扶养费)+12145元(胡某每年扶养费)-24290元(本市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9年=14346元}之后(384085元-14346元),故上述被扶养人生活费总额应认定为369739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的规定,上述被扶养人生活费计入死亡赔偿金。

四、丧葬费。法律规定,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计算,以六个月总额计算。依据上述法律规定,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主张该项损失按照2014年度北京市职工月平均工资计算,没有法律依据,故法院不予支持,应按照天津市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4686元/月)计算,故法院确认为28116元[4686(元/月)×6(月)];

五、办理丧事人员的住宿费、交通费及误工费。该项损失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但其提供的相关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数额。现考虑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为办理受害人胡仲强的丧事确需发生一定的费用,故法院酌定该项经济损失为4000元;

六、车辆损失。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就该经济损失提交了公估报告书,其中明确载明了损失为38908元,被告对此并没有提供足以推翻该报告书的相关证据,故法院予以确认;

七、公估服务费、施救费、停车费、拆检费、检验费及检测费。该项损失系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为查明本案交通事故的成因以及处理交通事故所发生的实际费用,且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也提交了相关票据,故法院予以确认;

八、殡葬服务费。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的该项请求无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九、精神损害抚慰金。法律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根据受害人的请求,判令侵权人予以赔偿。本案交通事故,造成了受害人胡仲强死亡的严重后果,故原告的该项请求,法院予以支持,且应限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及范围内予以赔偿。具体数额,法院酌情确定为50000元;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主张100000元,法院不允。缺席判决:“一、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四原告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医疗费2161.7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5000元、丧葬费14058元、死亡赔偿金70942元、施救费700元、车辆损失费1300元,合计114161.76元;二、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四原告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医疗费2161.7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5000元、丧葬费14058元、死亡赔偿金70942元、施救费700元、车辆损失费1300元,合计114161.76元;三、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四原告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死亡赔偿金642517.50元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事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2000元,合计644517.50元;四、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四原告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死亡赔偿金321258.75元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事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1000元,合计322258.75元;五、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四原告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车辆损失18154元、公估服务费1300元、停车费1200元、检验费250元、检测费200元、拆检费2140元,合计23244元;六、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四原告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车辆损失9077元、公估服务费650元、停车费600元、检验费150元、检测费100元、拆检费1070元,合计11647元;七、驳回四原告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7446元,减半收取3723元,四原告负担930.75元,被告天津市丰泽客运有限公司负担1861.50元,被告秦皇岛市崟诚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负担930.75元,二被告负担部分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交付本院。”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各方当事人在本起交通事故中的责任认定问题。本起交通事故虽然存在两次撞击,但对于胡仲强的死亡以及其车辆的损失与两次撞击之间的参与度无法鉴定,故无法确定哪次撞击系导致胡仲强的死亡及车辆的损失的直接原因,因此造成两次撞击事故的当事人均应对胡仲强的死亡及车辆损失承担共同侵权责任。胡仲强在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前系津M×××××小型轿车的驾驶员,应属该车的本车人员,因此承保津M×××××小型轿车的保险公司不应对本次交通事故承担赔偿责任。因此一审法院根据本起交通事故的具体情况,对各方当事人在本起交通事故中的责任认定,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要求改判对本起交通事故承担25%的赔偿责任,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对各方当事人的责任认定正确,但判决主文中将原审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应承担的商业三者险赔偿责任错写为由上诉人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承担,本院予以纠正。即:原审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被上诉人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车辆损失9077元、公估服务费650元、停车费600元、检验费125元、检测费100元、拆检费1070元,合计11622元;

关于车辆损失问题。一审法院根据《公估报告书》的意见认定被上诉人的车辆损失数额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主张车辆损失重复计算,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上诉人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主张一审判决对胡某被抚养人生活费给付年限及赔偿标准认定错误问题,因被上诉人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未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上诉,因此对被上诉人该主张,本案不予处理。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2015)南民初字第418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第七项及案件受理费部分;

二、撤销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2015)南民初字第4184号民事判决第六项:

三、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原审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被上诉人胡进朗、谢广芬、姚某、胡某车辆损失9077元、公估服务费650元、停车费600元、检验费125元、检测费100元、拆检费1070元,合计11622元;

四、驳回上诉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其他上诉请求。

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案件受理费2303元,由上诉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祁 玮

代理审判员  杨阿荣

代理审判员  纪曼丽


二○二○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张庆枚

附:本裁判文书所依据法律规定的具体条文:


13810333717